你的位置:山西千合优商务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医药反腐再升级:超150位院长书记落马,基层医院也藏污纳垢


发布日期:2023-12-12 08:11    点击次数:65

  百余名医院院长、书记被查,一台仪器被院长吃掉1600万回扣……一场医药反腐风暴席卷全国,也把各地药企、医疗机构的藏污纳垢展现在公众面前。风暴之下的医药行业,有人称“天下苦高额回扣久矣”,也有医药代表此前就先一步“离场”。

西藏纪检监察网截图西藏纪检监察网截图

  超150位医院院长、书记落马,基层医院也藏污纳垢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强劲的反腐风震慑整个医药行业。

  先是7月31日晚间,“蛇毒克星”赛伦生物发布公告称,赛伦生物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范志和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实施留置并立案调查。

  几天后的8月4日,广东3家医院的干部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通报。

  当天,“清风揭阳”发布消息,揭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党支部书记、负责人林铁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揭阳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汕头纪检监察”发布消息,汕头市潮南区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院长蔡宗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潮南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新会清风”发布消息,江门市新会区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黄锦联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江门市新会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一天后, 西藏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党委书记唐荣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月7日,“清风揭阳”发布消息,揭西县原卫生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壮权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取消退休待遇。

  近年来,在医药反腐力度持续加大背景下,医院院长、书记成为被“盯紧”的对象,特别是今年开年以来,反腐风暴越刮越劲。

  在持续高压打击态势下,已经有一批医院“一把手”和重点岗位人员陆续落马。结合媒体此前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至少159名医院院长、书记被查。这其中,不乏一些基层医院的书记、院长出现“小官巨贪”现象。

  例如,今年2月10日,湖南省益阳市南县人民法院曾公开开庭审理南县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童维涉嫌受贿案。

  当时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1月至2021年9月期间,被告人童维利用担任南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一些单位和个人在药品集中配送及医疗设备、耗材采购、项目招投标、业务款结算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11人所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966.5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相关规定,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资料图:民众在某医院门诊楼内排队挂号。(图文无关) 中新社记者 殷立勤 摄

  学术会议为圈钱,高额提成仍“喂不饱” 

  商业贿赂在医药行业一直都是“公开的秘密”,但是随着监管部门对商业贿赂案件查处力度不断加大,一些医药企业开始采取更为隐蔽、复杂的手段,为其贿赂行为披上“合法外衣”——有的企业以赞助科研经费、学术会议费等名义,进行不法利益输送;有的在医药购销环节给付医院工作人员回扣,等等。

  早在2021年,财政部曾公布对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的结果,其中包括恒瑞医药、步长制药、赛诺菲等国内外知名药企。其中,恒瑞医药主要涉及虚构费用,包括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等。

  一方面,企业为了获取更高的市场份额通过各种渠道向院内“渗透”,另一方面,高额的回扣也让供应商、代理商直呼“喂不饱”。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曾披露一个案例:一台进口价1500万元的医疗器械直线加速器,医院以3520万元买入,中间的回扣,居然被医院院长吃掉1600万元。

  “所谓的学术会议太多了,就是为了圈钱,供应商也苦不堪言。”一家医疗器械代理商企业的内部人士刘铭(化名)向中新财经透露。

  据刘铭介绍,目前业内平均水平是给医院内部人士提成20%-30%,销售人员拿到的提成只有很少一部分,有的是扣除医院“回扣”以后的1%左右,多的也只能到3%左右,“可能1万元的销售额,销售人员扣税后连100元都拿不到。”

  “因为一个科室同类产品供应商不止一家,谁给的‘支持’大就用谁的,所以就越抬越高,不过目前我们这个领域的平均默认水平就是30%封顶,再涨喂不起了,也喂不饱。”

  刘铭直言,一些医院所谓的“大咖”,经常出门豪车、头等舱,没事儿就被请去开个会,而另一边的老百姓却不得不面对看病太贵。

资料图:自动分药系统(图文无关) 中新社记者 佟郁 摄

  药代已先一步“离场”

  业内指出,由于此次集中整治明确指向医药领域生产、供应、销售、使用、报销等重点环节和“关键少数”,医药企业因此成为反腐的“风暴眼”。

  尽管包括恒瑞医药在内的多家企业已经对传闻进行回应,但近期,A股医药板块仍集体受挫。

  与此同时,一些医药代表也有点“坐不住”了。据媒体报道,在有记者“潜水”的某医药行业聊天群,诸多医药代表“分享”着各自省份最新的反腐动态,忐忑与紧张四溢蔓延。

  但在刘铭看来,各类“代表们”的变化早就有迹象。

  “药代已经先‘走’了一步。”刘铭说,伴随前几年的药品国家集采开展,已经把这部分人的生存空间压缩了很大一部分,不少药代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紧接着就是一些耗材的代理商,“很多心血管、骨科的代理商已经在倒闭了。”

  而在一家跨国医药咨询公司工作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几年不少药企都在缩减人员,特别是一些销售人员。

  吴娜(化名)曾是一家公立医院的护士,几年前为谋求更好的职业发展,她借助自己的资源优势转行做起了一名医药代表。

  她坦言,早前,一个药代能做好业绩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其在各大医院科室的“人脉”,当然这背后自然是离不开利益输送,此前她主要业务是做基层医疗机构市场,但是这几年伴随带量采购范围不断扩大,她的工作开展也遇到诸多困难,最终在2022年吴娜选择了转行。

  这些现象也反映在企业财报数据上。以恒瑞医药为例,其2022年财报显示,2022年全年销售费用约为73.48亿元,同比下降21.7%。

资料图:民众在门诊大厅排队挂号。(图文无关) 汤彦俊 摄

  风暴力度不减!业内盼医疗回归救死扶伤本质

  不过,显然这股医药反腐风暴依然不会停下。

  国家卫健委网站7月21日发布消息,国家卫生健康委会同教育部、公安部、审计署、国务院国资委、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国家中医药局、国家疾控局、国家药监局,十个部门联合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开展为期1年的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

  一周后,纪检监察机关配合开展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要集中整治医药领域腐败问题是推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净化医药行业生态、维护群众切身利益的必然要求。

  会议还强调,要以监督的外部推力激发履行主体责任的内生动力,深入开展医药行业全领域、全链条、全覆盖的系统治理。加大执纪执法力度,紧盯领导干部和关键岗位人员,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集中力量查处一批医药领域腐败案件,形成声势震慑。

  有专家指出,针对医药领域的贪腐问题,医院内部要加强民主监督、相关政府部门要加强审计监督、纪检监察机关要加强检查力度,建立起多管齐下的综合监管体系。同时,还应该对药品采购、人事安排、工程建设等领域加强监管,特别是主动督查在这些方面各项法律法规、政策规定和制度的执行情况,督促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在医药领域工作了10余年的刘铭也坦言,反腐风暴下,虽然供应商会面对很大压力,但对于一些猖狂的“蛀虫”来说,整治是必不可少的,好让钱花在真正需要的地方,让企业能有更多精力放在研发和技术更新上,也让医疗回归救死扶伤的本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凌辰



友情链接: